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尊龙人生就是博ag旗舰厅 > 可怜的尊龙:令林青霞王祖贤着迷的男人却被挚爱拒绝孤独一生

可怜的尊龙:令林青霞王祖贤着迷的男人却被挚爱拒绝孤独一生

时间:2022-09-12 21:3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在成龙凭借中国功夫成功打入好莱坞、章子怡变身“国际章”之前,有一个人早已惊艳了西方世界。

  在那个年代,作为华裔,能得到好莱坞的肯定,除了李小龙,第二个就是尊龙了。

 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风华绝代的外表下原是无尽的凄凉,尊龙的坎坷身世令人格外心疼:贫贱弃儿,无父无母,连名字都没有;戏子出身,学艺七年,受尽排挤和侮辱;爱慕陈冲,至今未婚,认古树为祖父祖母……

  尊龙于1952年出生于香港,是一名弃儿,他形容自己是“生下来什么都没有,赤条条被人放在一个小篮子里”。

  幸运的是,一名女士收养了他;不幸的是,她这么做只因为收养儿童者可以领到补贴。初心动机本就不纯,尊龙在养母家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
  尊龙自小没有吃过肉,一直吃面团,好一点的时候就是酱油泡饭,比这更糟的是,他险些再次被抛弃。

  一次,养母把尊龙扔在了车站,敏感的他已经默默猜出了养母的想法。但是他没有哭也没有闹,两人静静地看着彼此。最后,养母不忍心,又把尊龙带回了家。

  10岁那年,他被送到香港京剧艺术学院学习,原以为可以摆脱养母的阴影开始自力更生,谁知在学院里也是充满了苦楚。

  学艺实在太苦了,他经常挨师傅打,有一次实在疼得受不了,尊龙就偷偷溜走了。可是他没有家,哪也去不了。最终他又回到剧院,跪下给师傅道歉,又被师傅狠狠打了几耳光。

  戏班子里的小孩子知道尊龙没有父母,长得又像混血儿,就骂他是。有一次,尊龙忍无可忍,和他们厮打起来。受伤后没钱看医生,他只得找裁缝缝了8针。

  回忆自己的童年,尊龙曾说,“小时候有一碗饭吃,有半个咸蛋,有一个篮子是我睡觉的地方,我就很满足。”

  从艺术学院毕业后,尊龙接触了影视圈。1976年,在好莱坞的电影《金刚》里,尊龙饰演了一位中国厨子,这也是他闯入好莱坞的第一部作品。

  一年以后,吴宇森才拍出了《英雄本色》,周润发开始叱咤华人影坛。而尊龙,早早就坐上了世界影坛顶级明星行列。

  两年后,他又迎来了人生的巅峰。出演了《末代皇帝》,并扮演了末代皇帝溥仪这一经典角色。

  尊龙成了名副其实的国际巨星,被西方人捧上了天,那时连林青霞、王祖贤都是他的小迷妹。

  在竞争激烈的好莱坞,尊龙从一个龙套演员,到无可替代的主角,这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。好在,他都一一熬过来了。

  当几乎所有的华人演员都想削尖脑袋在好莱坞露个脸时,尊龙最大的心愿是渴望回国,拍真正属于中国的电影。

  但回国拍片并非一帆风顺,尊龙最大的遗憾,也许就是错过了《霸王别姬》的“程蝶衣”。

  程蝶衣从小被母亲抛弃,送到剧团学习,在剧团挨打,受尽羞辱。尊龙在程蝶衣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为了能够出演《霸王别姬》,他主动自降片酬,还果断拒绝其他影片的邀约,损失千万。

  但尊龙最终落选,原因众说纷纭。最确切的是,制片人觉得张国荣的脸相更加女性化,于是想换掉尊龙。恰好这时候尊龙提出了自己的参演要求,比如最著名的关于“狗”的谣传:尊龙提出自己来北京拍电影可以,但要连同他的狗一起送过来,而且狗也要坐头等舱。气得陈凯歌直发抖,制片方恰好找到理由换人。

  他对人际交往不太擅长,“我不是特别会做人,我没有家,没有父母,没有名字,没有读书,没有童年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不大懂。”

  从不为自己辩解也不擅讨好媒体的尊龙,受到铺天盖地的污蔑抹黑,说他嫌弃片酬低不出演《霸王别姬》,说他贪恋钱财高价出演《乾隆与香妃》,说他演技烂搞坏了《康熙微服私访5》,说他恨自己的养母……

  可真实情况是,尊龙为了回到故土演电影推掉所有片约,甚至是齐聚巩俐、章子怡的《艺伎回忆录》,他也回到了香港给自己养母养老送终……

  经历努力、挣扎与挫败,他最终看开,选择了息影回到国外隐居避世,孤独而来,孤独而去。

  早年如日中天的巨星渐渐被人淡忘,但他并不后悔,“如果是为了名利,为了钱,为了万人瞩目,我劝你还是不要来演艺圈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演艺是—个私底下冷暖自知的事,只不过有时恰好你碰上了一个讨喜的角色,一下子就成名了。但如果你是为了名声来的,那就是本末倒置了。”

  在拍《末代皇帝》时,他爱上了饰演“婉容”的陈冲,“虽然我是一个艺术家,但我也是人嘛,我也会脆弱,我也有需要。我一直特别喜欢陈冲,她是我的天使,但是她嫁给别人了。因为我没用嘛,我让她跑掉了。”

  很高兴,尊龙过上了他想要的生活。他早年在接受采访时曾坦言:“我很喜欢带着我的狗到北美的一些森林里去住。我对大自然最有亲切感,我认养了两棵千年老树,我叫这两棵树祖父祖母。我看着它们可以感动得流眼泪。”

  红过周润发、比成龙还牛有什么用?能够在内心成就哲学的境界、忘乎功利得失,才是真正能够自作主宰的“王”。孤独是庸俗者的毒药,却是超凡脱俗者的幸运。